关于校企改革
改制政策问答
改制文件汇集
高校改制动态
天华改制简报
天华改制动态
创新管理模式 加速成果转化 推动学科发展
中南大学

 
    内容概要:结合国家大学科技园的建设,中南大学在体制上进行了一系列创新,形成了"学科性公司制"的创新创业模式,本文介绍了这种模式的形成,总结了这种模式在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吸引社会资本对科技创新的投入、促进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推动高校学科建设等方面所起的作用及近年实践的初步成效。

    自国家科技部和教育部推动建设国家大学科技园以来,为推动我校科技园建设,促进成果转化,我校结合自身的具体情况,在制度和体制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创新,逐步形成了"学科性公司制"的创新创业模式。"学科性公司制"的主要特征可概述为:依托学校学科优势,以科技成果作价入股,与社会投资结合组建科技型企业,运用现代企业制度,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更有效地开展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并推动学校学科建设的发展。在管理方式上,学校的教授们一般担任公司董事、技术总监等职务,负责技术指导、组织研发等工作;由社会投资方指派或双方共同聘请专人担任总经理,负责公司的生产组织、市场营销及日常事务等工作。五年多的实践证明,这种"学科性公司制"的模式,在激活学校资源、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促进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推动学科发展等方面正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一、倡导以人为本,注重机制创新,"学科性公司制"构筑创新创业新模式
    (一) "三个最大流失"的认识奠定"学科性公司制"思想基础
由于长期以来传统观念和体制的束缚,学校所蕴藏的巨大智力与技术资源并未被完全激活,现行的科技体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学校科技工作、尤其是科技成果转化与高新技术产业化工作的发展。全国技术创新大会召开后,结合大学科技园建设,学校就如何更好地激活改革开放20多年来学校形成的智力和科技资源,如何形成有效的技术创新体制,如何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探讨和总结,形成了共同的认识:科技人员无研究开发积极性是学校国有人力资源的最大流失;科技成果不能有效转化是学校国有无形资产的最大流失;科研实验设备不能充分利用是学校国有有形资产的最大流失。三个最大流失的认识,大大解放了学校科技管理人员和广大教职员工在思想上的束缚,为学校加强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工作以及"学科性公司制"的形成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二)科技人员个人持股的政策营造"学科性公司制"产生环境
随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大学在科教兴国战略中地位和作用的不断提高,大学科技工作已由承担科研项目、争取科研成果向强化科技成果转化,加强高新技术产业化的纵深发展。如何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调动和保护科技人员进行高新技术产业化的积极性已成为学校科技工作管理中急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为此,学校依据国家有关文件精神,制订了《中南大学技术入股管理办法》,将技术成果出资入股所获股份的大部分分配给有关科技人员。这项政策的出台,突破了长期以来在利益分配中科技人员处于从属地位这一"瓶颈",真正体现了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和一种"以人为本"的价值观。通过学校技术成果入股,科技人员个人持股这样一种现代产权制度安排,既以产权的形式物化了学校的无形资产而增加了学校对社会的贡献,又以法律的形式真正固定和保护了科技人员由于贡献而应得的利益,大大调动和保护了科技人员创新创业的积极性,为学校"学科性公司制"的产生营造了一个极为良好的环境。

    (三)"一个院士群体"的领头推动学校高新技术产业化
    我校现有15位两院院士。几十年来,这些院士一直辛勤工作在这片土地上,承担过大量重大科研课题,取得过大批重大科研成果,为国家的建设和学校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难能可贵的是,当国家实施科教兴国战略、要求进一步加强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时,这些德高望重的院士又一次走在前头,成为学校高新技术产业化的领头雁。五年来,我校先后有8名院士利用了自行开发的科技成果,与社会资本结合,开展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工作。如: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教授带领的学术团队创立了学科性公司--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5年来,创制了以"制动材料"为主导的近50项新产品,除满足国内航空、航天等重大急需外,部分产品经国家许可已批量出口到俄罗斯等西方发达国家。为进一步满足国家发展的重大需求,创制的"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和"高性能环保型汽车制动材料"双双列入国家发改委产业化示范工程,其中,"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成功产业化,使我国成为继美、英、法之后,全世界第四个能够生产此类材料及其制品的国家,该项目2004年度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打破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项目连续六年空缺的局面。目前,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已初步构建起了我省飞机、汽车、火车制动材料的高技术产业集群,成为湖南区域高技术产品未来大规模迈向国际大舞台的希望之星。

    在院士们的带领下,一批以博导、教授、骨干教师、研究生等组成的学科团队依托自身学科优势,以技术成果作价入股,与社会投资合作,掀起了学校创新创业的热潮,推动了"学科性公司制"的健康快速发展。

    二、强化要素组合,促进成果转化,"学科性公司"成为区域经济新增长点
    (一)"学科性公司制"为知识要素与经济要素的组合提供了良好实施载体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知识正成为最关键的生产要素,科技与经济融合已是大势所趋。今天,如果一所大学还把其科技活动封闭于校园,而不使之融入社会经济的有机整体,则知识成为关键的生产要素就无法实现。然而,在传统的体制下,尽管企业需要大学的新技术来开发新产品.但往往由于缺乏对新技术的消化能力、害怕承担投资风险而不敢盲动,而大学的新技术又由于缺乏开发资金和市场开拓能力止步于市场外,造成知识要素与经济要素彼此观望的局面。我们所倡导的"学科性公司制",不仅以其"学科"所拥有的高新技术的高回报率而引起社会资本的兴趣和关注,而且以"公司制"、"股权制"等现代企业制度实现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原则下的人才、技术和资金、管理等要素的有效组合。如:依托中南大学冶金物理化学学科,学校以技术出资与社会投资合作相继创立了湖南瑞翔新材料有限公司、湖南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湖南海纳新材料有限公司,从2001年开始,在较短的时间内,先后实现了钴酸锂、电池级四氧化钴等近10种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系列电池材料的产业化,2004年,实现销售收入6亿多元,利税6700多万元,多项产品开始出口韩国等国际市场,实现出口500多万美元,为社会创造就业岗位650多人,有望构建湖南区域内能源材料的产业基地。

    (二)"学科性公司制"大大缩短了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周期
    过去,由于缺乏资金、场所等中间试验条件,学校有相当一部分研究成果难以继续扩大研究规模而被迫停留在实验室,不少成果延误了发展和转化时间。 “学科性公司制”,通过学校科研能力的加强、社会资金的注入和学校与企业、社会合作方式与场所的拓展,为学校研究成果的中试、扩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使学校的科技成果通过扩试、中试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和成熟,大大缩短了学校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周期。五年中,利用学科性公司,我校一批实验室成果完成了小试、中试,实现了转化。如:依托我校机电工程学科创立了学科性公司--湖南山河智能机械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12月创立,2002年完成股份制改造)。5年来,向市场推出了30余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累计实现工业增加值逾10个亿,除国家减免税收优惠政策以外累计上缴国家税金近5000万元人民币,2004年公司实现销售额达3.6亿元,目前,产品直接进入国际市场供不应求,预计2005年将完成出口1000万美元。同时,为社会创造近700人的就业岗位。成为湖南区域内先进制造业的一支生力军。

    (三)"学科性公司制"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新的运行机制
    多年来,政府部门和社会上均存在一个"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看法。尽管原因并不只在高校单方面,但缺乏有效的成果转化机制的确是制约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学科性公司制"建立在现代企业制度基础上,按照企业化、市场化机制运作,因而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良好的转化机制。例如:我校针对铝电解生产过程控制所开发的"计算机智能模糊控制系统",其推广应用可为电解铝工业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面对全国约8000台电解槽控制系统的升级改造,学校无论是人力、资金还是市场方面都感到力不从心。在"学科性公司制"的体制下,学校与社会投资合作组建了长沙业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公司已具备生产智能测控模块8000套、智能控制器2000套并提供相应售后技术服务的能力,产品推广应用于40多家铝厂,为企业带来年直接经济效益7亿多元。
    "学科性公司制"实施的短短五年间,学校以技术成果等无形资产为主体的1.4亿元资产,带动了社会7亿多元的资金、资产投入,孵化了60多家高成长性的科技型企业,其中有6家公司产值过亿元,有规模以上企业14家,2004年学科性公司实现销售总额达15亿多元。有20多家公司分别获科技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国家计委高新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国家经贸委技术创新计划、科技部重点新产品计划、湖南省高新技术引导资金等国家和省部级重大支持计划50多项。一批学科性公司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势头,正成为区域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

    三、提升科研能力,开放办学模式,"学科性公司制"为学科发展注入新活力
    (一) "学科性公司制"加强了学校开放式办学的基础
    今天的大学已不再是单纯"传道、授业、解惑"的书斋,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已成为任何真正的大学缺一不可的基本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优势服务社会、最大限度地利用社会资源发展学校的开发式办学模式,既有利于学校为社会做贡献,又有利于学校自身的发展。"学科性公司制"的倡导使"知识资本"、"创新创业"成为学校师生耳熟能详的概念,为"教育与科技、经济相结合"的开放式办学提供了良好的思想基础。"学科性公司制"的实施在科研选题和经费支持方面为学校人才的培养、尤其是研究生的培养提供了更丰富的内容和更有力的支持,大地加强了所培养人才对社会的适应性,如:湖南山河智能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为我校关联学科的40余名博士、硕士提供了创新平台;湖南瑞翔新材料有限公司为我校关联学科的30余名博士、硕士提供了创新平台等等。此外,"学科性公司制"的推行从多个方面拓宽了学校与社会的联系渠道,扩大了学校的社会影响,增强了社会对学校的了解和投入,为学校的开放式办学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二) "学科性公司制"提升了学校科技工作的能力
    "学科性公司制"通过强化对科研人员利益的保护和拓宽成果转化途径,极大激发学校教师从事科技工作的积极性;"学科性公司制"通过与社会资本的合作和公司自身的积累,大大地增强了学校从事科技工作的能力,使学校科技人员在选题,寻找合作伙伴,开展项目预研,自筹资金开发技术和产品等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很大提高。如:我校的矿物加工学科拥有较强的科研与学科优势,一直致力于矿冶生物加工技术的研究,虽然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由于该技术要求投入大,制约了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学校推行"学科性公司制"后,依托该学科成立了长沙冠华生物化工技术有限公司,几年中,公司为该学科投资兴建了矿冶生物工程大楼,增添了大批仪器设备,极大地提升了我校矿冶生物加工技术及生物工程学科的研究发展能力。2000年以来,该学科先后获得国家创新团队、国家973计划主持项目、国家计委高技术产业化示范项目等资助,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2005年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已通过第二轮评审,入选全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项目1项等等。

    (三) "学科性公司制"促进了学校学科建设的发展
    "学科性公司制"的实施加强了学科的整体实力,扩大了学科的社会影响,并从学科人才梯队培养、实验室建设、研究领域拓宽等方面十分具体和有力地加强了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如:我校的机电学科原本非学校的主体学科,在学校"学科性公司制"的倡导和实施过程中,该学科联合国内几家大型铝加工企业创办了长沙神润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企业化运作加快了学校铝合金快凝铸轧技术的产业化,并在此基础上成为了教育部铝合金强流变制备技术与装备工程中心;以该学科教师领衔创办的湖南山河智能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承担和完成了国家863计划"隧道凿岩机器人"项目,并被授予为"国家863计划智能机器人产业化基地";以该学科教师领衔创办的湖南中大创远数控装备有限公司实现了数控螺旋锥齿轮铣齿机和磨齿机的产业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填补国内空白。这些国家层次的基地建设和高水平项目的成功创新,大大地加强了我校机电学科的发展,提高了该学科的地位和水平。几年来,该学科博士点由1个增加至6个,"机械设计与理论"学科成为国家级重点学科,目前正在申报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
    在学校"学科性公司制"实施的五年来,我校科技经费迅速增长,2003年突破5亿元,2004年已达6亿元;2004年获国家科技奖8项,其中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1项,获国家973首席科学家项目1项;2005年已有6个项目通过国家科技奖第二轮评审,获国家973首席科学家项目2项等等。我们看到,"学科性公司制"在增强学校对社会贡献的同时,也为学校的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今天,我们已进入一个新时代,这是一个知识经济充分发育的时代,是重构大学概念、功能和地位的时代,也是学校科技工作面临机遇和挑战的时代。我们知道,我校所试行的"学科性公司制"的模式尚不成熟,需要在上级领导和兄弟院校同行的指导、帮助下进一步调整、规范和改善。但我们坚信,坚持"以人为本",不断进行体制创新和技术创新,以建设创新型大学为目标的中南大学一定能够焕发更大的生机与活力,开创科技工作新局面,为国民经济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摘自《中国高校科技与产业化》2005年第八期